楠宁/爱装逼/时而忧郁/经常逗比/喜欢撩妹可惜性别不对/幼稚鬼

悲催的大锤之墨镜

严重ooc,起名困难症,中二病一般的小学生文笔,不知所云,乱七八糟。就把这个当成架空看好了,纯属娱乐,勿上升真人,轻拍。

----------------------------------------------------------------------------------------------------------------------------------------------------------

李晓霞最近很悲伤。

尤其是最近队里练习双打,而她则连续三次都面对张怡宁和王楠之后,李晓霞浑身上下总散发着一股生无可恋的气息。

李晓霞的悲伤甚至惊动了老父亲李隼。

李隼发现自己的爱徒最近情绪非常低落,时常在球馆里发呆,还时不时的45度角仰望天花板,甚至某个瞬间仿佛能看见她的眼角有泪划过……

终于,老父亲看不下去了。他准备和小徒弟好好谈谈。

这天打完训练赛,李隼单独把李晓霞叫了出来。老李盯着小徒弟,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大锤啊,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李晓霞不说话,李隼又问了几遍,李晓霞都没什么反应,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在路灯下被拉长的影子。

老父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大锤啊,我是你的教练,你什么心事可以向我倾诉,别啥也不说,要是憋出病来,可咋整啊?是不是有老队员欺负你了?别怕,有我呢啊!你告诉我是谁,我让你师姐训练赛送她们大鸭蛋!”

听见这句话,李晓霞终于有了反应,她猛的抬起头,路灯下照出她红红的眼眶,一直紧紧抿着的嘴,终于开口讲话了:“你别和我提她俩!”

“哦……”

哎哎哎哎哎哎哎?!

李隼一脸震惊的看着李晓霞:“她俩?!你是说王楠和老张她俩欺负你?!”

李晓霞这一开口,心里的委屈就好像积蓄已久的洪水终于找到了发泄口,眼泪唰的就出来了,对着老父亲控诉道:“可不就是她俩嘛!明明都是一个教练,不应该相亲相爱,同甘共苦的吗?可她俩呢,总不带我玩,就不带我玩!天天就知道秀恩爱,我眼睛都快被闪瞎了!打个双打训练赛,她俩至于虐狗吗?赢一个球,勾手指,赢一局就那个抱一抱,就连捡个球都能相视一笑!这是啥玩意儿啊?!这日子还能过吗?!她俩寻思过别人感受没有!说好的同门之情呢?说好的幸福?都是忽悠人滴!”

李隼一脸无语的看着李晓霞……

大锤红彤彤的眼睛盯着李隼,半天了,老父亲可算憋出句话来:“大锤啊……”

“啊······

我送你一副墨镜吧······

哦······啊啊啊啊啊啊?!李晓霞一脸懵逼的看着对面的李隼,然而老父亲严肃的神情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李指,你啥意思啊?”

李隼拍了拍李晓霞的肩膀,眼神中透漏着无奈与疼惜,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两个师姐这样子的行为,我们都已经习惯了,你是才来不久,所以不太适应。为师没什么可以帮你的,只能送你一副墨镜了。这个XXX牌墨镜不但结实耐用,外观漂亮,更兼具有良好的防闪瞎眼的效果,德国进口工艺,树脂镜片,纯绿色无污染,经过成千上百次的锤炼,不惧严寒高温,好评率最高99.99% ,这些年来在国家队备受欢迎,销量经久不衰,看在你我师徒一场的份上,我可以给你打个八折······”

李晓霞一脸无语的看着瞬间变身传销,侃侃而谈的老父亲,眼神中的鄙视清晰可见。

李隼看见徒弟的眼神才发现自己差点暴露了本来意图,于是赶紧往回圆:“哦,不好意思,扯远了。我主要想说的是,她们两个秀恩爱的行为,其实是你在国家队必须经受的考验,只有迈过了这一道难关,你的球技才会突飞猛进,一往无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完了,李隼就用自己觉得最真诚的眼神眨都不眨地看着自己的爱徒,努力让自己散发着父爱的气息。

但是李晓霞总觉得在李隼那“真诚”的眼神之中隐隐约约的,疑似看到了一丝幸灾乐祸?!

而实际情况是,李隼心里已经快要笑疯了:哈哈哈哈哈,终于啊,终于又有人和我们一样了(内心仰天狂笑1分钟)!反暴君魔王秀恩爱协会又多了一员猛将!我的墨镜终于又有销路了!大锤啊,和为师一起迈向新的人生之路吧!(干巴爹!!!!)

虽说内心狂刷着弹幕,但是外表却不能透露出一丝一毫的兴奋,幸亏天天看着二徒弟张怡宁打球,已经练就了一张波澜不惊的面瘫脸(?)和无与伦比的演技(?),李隼仍然用星星眼看着被自己忽悠的有点蒙圈的徒弟,期待着她的回应。

“······李指,你不会是忽悠人滴吧?”李晓霞觉得不能轻易相信老父亲,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疑了好伐!

“怎么可能!为师是那样的人吗!相信我,没错的!不信你明天看着,她俩打比赛的时候,别人都是怎么做的。你要真不相信,就去问郭跃,她天天跟着那两个小兔崽子出去打比赛,她的话最权威!”

李晓霞很懵逼,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但是又说不上来,只能暂时相信了李隼的话。自己也暗暗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好好观察观察。

于是第二天······

“准备一下,队内双打训练马上开始!”教练的声音响彻整个训练场,队员们听到指示,迅速的开始寻找自己的双打搭档。在人影挪动,脚步不停的人群中,有两个人站在一张球桌旁,淡定的看着眼前的人群来回往复。

“楠姐,你有没有觉得大锤今天很反常啊?”张怡宁双手环胸,背靠着球桌,扭头看向身边的人。

侧脸真美啊,楠姐实在是太漂亮了,这世上还有比楠姐更漂亮的人吗?好喜欢楠姐啊!内心无比花痴的赞美王楠,眼睛也不由自主的变成了星星眼。

脸上带着傻笑,就差流口水的大魔王脑袋上突然挨了楠姐一记爱的大脑嘣儿。

“看什么呢!你呀,反应真慢,大锤岂止是今天反常,她明明最近都很反常!”

“是吗?”张怡宁摸了摸头上的呆毛(?),表情也呆呆的:“没有吧,我看她对上咱们俩的时候打的挺好的呀,咱俩每次都输了(你们俩这么对我,我能不反击嘛!大锤旁白w(゚Д゚)w)······就是不知道为啥,老滴眼药水,别的也没啥反常的啊。楠姐,你说她是不是失恋了?或者失不上恋?”

“有可能,老张啊,要不一会训练结束咱们俩去她宿舍里看看她?开导一下?”王楠手托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好的好的,楠姐说去咱就去。”张怡宁点点头。

楠姐说啥都是真理,楠姐的话就是圣旨,楠姐的意志高于一切!

王楠宠溺的看着边上像个小狗一样求宠爱的张怡宁,笑着摇了摇头:“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和小孩一样?你呀·····”摸了摸张怡宁的头,把柔顺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一撮撮呆毛竖起,满心满眼的爱意像是溢出来一样,弥漫在眼角眉梢。

张怡宁也不反抗,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承受着来自楠姐的爱抚(大雾),就跟一只被主人揉着肚子的猫咪一样。

李晓霞眼睁睁的看着不远处那一对“狗男女”在那里卿卿我我,白日宣淫(大雾),默默地拿出了昨天从李老头那里八折买来的墨镜(该死的老头,竟然真的要我的钱,亲情的木筏说沉就沉!)戴在眼睛上遮挡虐狗的光芒。忽然想起来死老头让她观察周围的建议。李晓霞后知后觉的看向四周,然后发现大家都是一脸冷漠,面无表情,至于眼神嘛,好吧,死老头确实没骗我。

整个国家队就跟提前说好的一样,整齐划一的带着标配(?)墨镜。人人都低着头,心有灵犀般的不往那张球桌上看,就连施教练都拿出一副墨镜戴上,老神在在的端着杯茶缸,看着她们。

死老头不少赚钱啊,李晓霞内心吐槽着。

阿嚏!

场馆外,李隼突然间打了一个喷嚏,嘴里咕哝了两声,然后继续一脸奸笑的数着手里红色的毛爷爷:嘿嘿嘿,大锤真好骗,买之前也不事先打听一下,还真以为我打了八折呢!苍天啊,虽然你让我收了两个除了虐狗啥都不会,好吧,还是很有实力的不孝子弟,但是你总算是给了我一个傻不唧唧的小徒弟来弥补我这些年来所受的伤痛,我还是很感谢你的。不过,这样的徒弟要是能多来点那就更好了,嘿嘿嘿······

李晓霞当然不知道场馆外那个黑心的死老头正在干什么,她看着对面那两个秀着恩爱虐着狗却一无所知的两人,她真的没空思考别的了!她只想给她俩一人一闷棍,然后丢出训练馆,这样就不用看见这对狗男女了!

李晓霞觉得她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亏心事才会被老天爷惩罚,连续第四次,没错!是连续第四次!让她和对面两个人打比赛。

虽然带着墨镜然而那两个人实在离得太近了,一张球桌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闪瞎眼睛的光芒让墨镜都有点难以抵挡,揉了揉酸涩的眼角,李晓霞摸了摸口袋。

幸好,为防死老头卖给我残次品,还是带着眼药水来了,真是太明智了,555(大锤手握拳头,仰望天空状)。

下定决心不看对面那对狗男女,李晓霞看向了身边和她组队的郭跃,这个从小一起打球的同乡仿佛对面前虐狗的两人毫无察觉,安静不语地热身,因为带着墨镜所以也看不到她的神情。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那个,郭跃啊。”李晓霞碰了碰身边的小伙伴。

郭跃抬起头,看向李晓霞:“啊?”

这一抬头,李晓霞总算看清了郭跃的脸,以及,她脸上的墨镜。

“我说,为啥咱俩的墨镜好像不大一样啊?”

“哦,这个啊”,郭跃好像是要把墨镜拿下来给李晓霞看一样,可刚抬手碰到镜框,就又默默地放下手去了。

差点忘了那俩人在对面呢,这眼睛一摘还不瞎了?郭跃心里擦了一把冷汗。顿了一下,继续对李晓霞说道:“大锤,你也买墨镜了哈,我看你前几天都没戴,正寻思你四不四天赋异禀呢。”

还不是那个死老头不早点提醒我!李晓霞的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也不等李晓霞回答,郭跃接着说道:“我这墨镜是从我师父那拿的呀,你往我脸上瞅,仔细瞅。看见没,最新款,双层加厚玻璃,合金框架,人体工学设计,德国进口手工艺产品,重点是还能根据光芒强弱来调整墨镜颜色的深浅,简直狂拽酷炫吊炸天。好像是你们李指新进的高科技产品,前两天我让我师傅去帮我要了一副过来,就怕遇见和楠姐还有宁姐对打,今天可不正好用上了嘛。”说完,郭跃还嘚瑟的抬手扶了一下墨镜。

······

果然······李隼,你这个该死的死老头!!!!!!!!

感受着对面有点晃眼的光芒,李大锤内心疯狂咆哮着,这个死老头果然是拿了残次品来糊弄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死老头,我和你没完!

郭跃看着仿若石化一般的李晓霞,墨镜下的眼睛天真的眨了两下,一脸呆萌的把手伸到李晓霞眼前晃了晃:“哎,大锤,你怎么了?”

回过神来的李晓霞依然满脸黑线,咬牙切齿的说:“我!没!事!”

“哦,那就好。”

“郭跃啊,你这副墨镜花多少钱买的啊?”李晓霞虽然牙都快咬碎了,但是还是忍着怒火,问了一个让她后悔万分的问题。

“花钱?为什么要花钱?”

纳尼?!

看见李晓霞的脸色忽白忽红,喘息声越来越大,郭跃恍然大悟,一脸无语的指着李晓霞:“大锤啊,你、你你你你你不会是花钱买的墨镜吧!”

“呵呵······”

“我去,李指真黑啊,连亲徒弟都敢下手,啧啧啧······大锤啊,你买之前倒是做一下市场调查啊,咱们一队因为经常遭遇虐狗,被闪瞎的人数太多,施教练为了队员身心健康着想,要求普及墨镜,早就通知过李指所有墨镜必须免费发放了。只有那些来参观的二队和省队队员李指才会收费。”

很好,这很阴险。死老头,你连爱徒都不放过。和对面那对狗男女一起坑我!等我打完训练赛,姑奶奶整不死你!

于是乎,在李晓霞如同火山爆发般的猛烈攻势下,比赛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结束了。

而直落三盘,拿下对手的李晓霞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只留下身后一脸懵逼的郭跃和心疼自己工资又要被扣的暴君魔王······

晚上

“楠姐,今天大锤打的好凶啊,我接她的球都有点接不住,震得我手到现在还有点疼呢。你说她不会真的是失恋了吧?被男方甩了需要发泄?还有还有,为啥现在连大锤都带着墨镜和咱俩打比赛了啊,是不是李指他们瞒着咱们研究了新的什么战术?”张怡宁手背在后脑勺处,撇着八字步,跟大爷似的走向李晓霞的宿舍,身旁的王楠在张怡宁修长身影的映衬下显得有点小只。

王楠笑道:“应该不是,可能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吧。大锤的精神状态确实太不对了,等到了她宿舍,看看具体情况再说。另外咱们得注意把握语言尺度,好好劝劝她。对了,老张啊,咱俩这双打还是缺练啊,配合起来总觉得不尽如人意,下次训练赛可得好好练练,要不咱俩这工资迟早被扣没了,明天啊,你要注意······”(QAQ,原谅我不是很懂胖胖球,战术什么的不会编啊)

走了一路,王楠和张怡宁说了一路,没一会就走到李晓霞的房间了。

王楠上前敲了敲门,开门的是郭跃。

“跃跃,大锤在不在宿舍啊?”

“不在啊,打从训练赛结束就一直没回来呢。”

“那你知不知道她去哪了?”

“额······这个嘛”,郭跃有点犹豫:“楠姐,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别说是我告的密啊。”

“嗨,这有什么的,你说。”看着小郭跃吞吞吐吐的样子,王楠觉得有些好笑,什么事能这么严重?

张怡宁很不以为然,撇撇嘴:“怎么着,还有人敢给你气受?你告诉我是谁,明天单打我给你报仇!”

“还是算了吧”,郭跃一个劲地摆手:“事关我的眼睛能不能保住,还是小心点好。你们找大锤的话就去操场吧,刚才我路过的时候看见她······咳咳,总之记住,千万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啊!要不我就要跑外面买墨镜了······”

眼睛?墨镜?这都哪跟哪啊?王楠和张怡宁四目相对,脸上满满的都是问号······

“这个小郭跃,神神叨叨的,别管她了。走吧,去操场看看去。毕竟是小师妹,咱们俩还是要关心关心的。”等郭跃关上门,王楠拉着张怡宁就往操场走去。老张呢,任由王楠拉着,一步三晃悠。

还没等走到大操场,两人就听见了里面有两个人好像在喊着什么。二人相视一眼,快步走过去,在门口站定,仔细那么一看:

操场上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绕着操场一圈圈地跑,灯光太暗,只能依稀辨识出是一男一女,这俩人边跑还边喊:

“大锤啊!放、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别、别、别、别追啦~~~~~~~”李隼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喘。

“你这个该死的老头,你休想!你不帮我也就算了,竟然还敢骗我的钱,有本事你别跑啊!我告诉你,我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李晓霞看着前面逃命的中老年,愤怒的吼叫着。

“不就是骗你俩钱嘛,你说、你说你、你至于吗?再说了,那、那钱、我、我不是、退给你了嘛!”李隼试图垂死挣扎。

“你以为退钱就能解决问题嘛!这是钱的事吗?你这是往我伤口上撒盐!我打不过她们俩我还打不过你一个中老年嘛!你别跑!”李晓霞怎么甘心就此放过这个臭老头,拎着球满操场的追杀。

王楠,张怡宁:目瞪口呆.jpg

“那个,楠姐”,张怡宁吞了口口水:“这是什么情况?”

“······”

“咱们需要过去劝劝不?”

“······额,我看大锤不像是生病的样子,他俩估计是在闹着玩吧(开玩笑!我怎么会趟这趟浑水?)不如······我们回去吧,天这么晚了,明天还有训练呢······”

“同意!”这事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好了。

然后,王楠和张怡宁轻轻地走了,正如他们轻轻地来。

而操场上的追逐仍在继续······

----------------------------------------------------------------------------------------------------------------------------------------------------------

好吧,我最近被大锤严重圈粉(笑哭),实在是想写点什么来可怜一下萌萌的大锤,这个总被师姐抛弃的可怜孩子。

虽然戏份不多,但是我内心还是倾向这是篇楠宁w(゚Д゚)w ,可好像大锤才是主角的样子吧······

然而我并不熟悉大锤那边的迷妹圈,不敢去献丑,zz。所以还是发到楠宁这里吧。

其实真的有写楠姐和老张w(゚Д゚)w ,就是少了点==

总结是:

不要打我啊。。。


评论(23)
热度(34)
  1.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临江少年游 转载了此文字

© 临江少年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