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爱装逼/时而忧郁/经常逗比/喜欢撩妹可惜性别不对/幼稚鬼

文风转变特别突然,前面逗比,后面···矫情。严重ooc,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平行世界,老张和楠姐一直同居着,时间和事件不对应,所以不要较真。题目跟内容并没什么关系,只是觉得起成无题会很low···写这篇文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前天晚上在晋江上看到的一篇同人,有一段话给了我很深的感触:

观众席中李指导的心情也放松下来,悠然地注意起比分之外的细节。两个人上场有着同样的步伐,用同样的姿势拉伸手臂,再向对方伸出手指一点代替握手,比赛中同样用短袖擦汗,得分会竖起一个手指向球拍吹气,胜利后大力弧圈向观众席抽球······他恍然惊觉,这个老张可能忽悠了包括她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直到最后她也没能学会很好地配合,她只是越来越像她的搭档。然而这已经是楠宁组合的谢幕战,李隼再无机会验证自己的猜想。

这一段看的当时真的泪目了,现在想来楠宁双打时的神同步真的不是偶然,更多的源自于灵魂深处的羁绊。另诚心推荐这篇同人,在晋江,叫《乒乒乓乓,天下无双》。之前有大大推荐过了,大家可以去看看。

长长的废话到此结束,长长的正文现在开始,诸位轻拍

==============================================

胖球军训期间,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群人在微弱的月光下摸黑前进······

福原爱拽了拽走在她前面的郭跃的袖子,压着嗓子问:“跃跃,这是不是太危险了?”郭跃扭头正要回答她,最前面的人却先转身:“嘘!快到了。”

郭跃捏了捏福原爱的手,示意她安心:反正出了事也怪不着咱们俩。

又走了一会儿,前面的人终于停了下来:“到了!”这一群人面前,是一扇窗户。

郭焱面色凝重的看着这扇近在眼前的窗户,看向旁边的李楠。而好基友则坚定地点了点头。郭焱深吸了一口气,一双手缓缓地向着窗户伸了过去······

突然!这双手被另一双手按住,郭焱扭头,在微弱的月光下分明看见李楠用眼神告诉她:小心!

郭焱拍了拍基友的手:放心吧!

那双手慢慢地接近了窗户。终于,指尖碰触到了窗户的边缘,郭焱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抖,血气上涌,大脑有点缺氧,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但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绝不能后退!

又一次深呼吸,郭焱闭上眼又睁开,在睁开的一霎,眼神无比坚定,她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窗户被轻轻推开,老旧的窗栓布满了铁锈,发出了微不可闻的一丝声响——“吱”

“咝——”郭焱倒吸一口凉气,赶紧停手。

等了会儿,发现窗户那头没什么动静,李楠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继续。窗户被一点点推开。郭焱非常小心,生怕惊动了窗户那头正在熟睡的人。

在郭焱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窗户最终打开了一个小缝。郭焱欣喜的看着李楠,好基友也是满脸兴奋。郭焱扭头看着身后一群人,点了点头,又把视线转移到窗户的那一头。

郭跃一脸激动加紧张的看着焱姐把头一点点伸向窗户,然后她发现郭焱姐整个人突然僵住了,嘴角不住抽搐,再然后,郭焱嘴角的笑容慢慢扩大。

我就知道!郭焱心花怒放,这回赚大了!她把身子一侧,让出了位置。李楠一个箭步补位上前,学着基友看向窗户内,然后······李楠先是一脸见了鬼似的表情,接着就开始无声的微笑,用眼神示意:老郭,军训完了去逛街!

郭焱同样用眼神回了一个:必须的!

李楠推开,后面的人跟上,接着所有看向窗子里的人都无一例外地被窗内的情形惊掉了下巴······

郭焱又轻手轻脚的把窗户关上,比了个手势,一行人原路返回。

“哈哈哈,这回你们认输了吧!我说什么来着?叫你们不信,这回无话可说了吧”郭焱回到宿舍,忍了一路的得意终于爆发,和好搭档李楠一起,二脸嘚瑟的看着面前一群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似的队友,开心的来了个high five!

“服了,这回是真的服了,焱姐,我以后就跟你混了!”郭跃最先发言,企图转移话题。

“少来!把钱交出来,愿赌服输,我就说,老张和楠姐睡在一张床上,谁叫你们不信,非要打赌。哎呀,这回够我和老李去王府井逛好久了,交钱交钱!”

众人都眼含热泪地默默掏出自己的钱包,而李楠和郭焱则开心的向众人收取胜利的果实······

以上一切的起因是这样滴——

昨天,在“关爱女乒单身狗协会”微信群里,郭焱出其不意的爆了个惊天猛料,说她研究发现老张和楠姐睡在一张床上。沉默了一阵,群里炸了。作为群成员的郭跃、李晓霞、牛剑锋、白杨、丁宁、刘诗雯、张莹莹等人都表示不相信,只有郭焱的好基友李楠坚定地站在郭焱这边。于是两个相声演员就和其他人打了个赌——郭焱李楠要是输了,就请大家一个月的午饭;要是赢了,那其他人就一人500。双方都觉得自己必胜,于是一拍即合。至于怎么证实,李楠提议:明天晚上,夜探魔王宿舍!

所以就有了现在这样一幕。

郭焱和李楠坐在床上奸笑着数钱,其他人则一面心疼自己的腰包,一边心疼自己又被塞了一嘴狗粮。只有一个小哭包,依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于是······

第二天

张怡宁看着眼前的福原爱,嘴角不住地抽搐。强忍住想要杀人的冲动,张怡宁又问了一次:“你再说一遍?”

福原爱有点后悔自己轻率的决定,可是事已至此,看着对面那人越来越黑的脸色,福原爱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宁、宁姐,你你你你你、你为啥会和楠姐睡在一张床上?”

张怡宁分明感受到了自己太阳穴上的青筋正在不住的跳动!但是现在还不是发火的时候。

“你是怎么知道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可天知道张怡宁的牙都快要碎了!

“那个,郭焱姐说的!”福原爱当然不敢说他们一群人夜探魔王宿舍的事情,如果被宁姐知道那不就······哦,呵呵!只能出卖郭焱姐了,死道友不死贫道!

老郭!你很好!张大魔王表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好基友”!

正在食堂和李楠胡吃海塞的郭焱后背忽然涌出一阵寒意······

张怡宁强行让自己保持面无表情,其实内心早已弹幕横飞,不过她需要知道:“这事还有别人知道吗?”

福原爱真是个小可爱呢!“还有李楠姐、跃跃、霞姐、白杨姐、剑锋姐、小宁、小枣、莹莹姐。恩,就我们几个,没别人了。”爱酱成功的把所有的队友全部卖了出去。

张怡宁把刚才听到的名字一个个记在心里,准备回去和她亲爱的队友们来一次“亲切友好”的“交流”。至于眼前的这个小丫头片子,虽然她也很想好好地教育教育,不过想到她楠姐对小哭包的疼爱还是压制住了冲动。

“宁姐,你还没回答我呢?”福原爱眨眨眼。

张怡宁很无语,但是看福原爱这副“天真”的模样,张怡宁也只能开始忽悠:“我昨儿晚上失眠。”

“哦~~~原来是这样,我就知道宁姐你不会是因为喜欢抱着楠姐才和她睡在一张床上的。跃跃又胡说了,我找她去,宁姐再见啦!”福原爱得知了答案,心满意足的走了。

张怡宁把郭跃的名字在脑海中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叉······

晚上

老张用了一天时间成功的给队友留下无数阴影后,尤其是爱“胡说八道”的小郭跃,心满意足的回到宿舍,撂下牌子,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王楠看着自家小孩那一脸得意的笑特别好奇:老张今天是怎么了?

白天张怡宁暴虐胖球队众人,打的那些小家伙叫苦不迭,王楠当然全都看在眼里,趁着这会儿,好好问问。

“老张,今儿是怎么了?瞧你这傻样!什么事这么高兴啊,给我说说,让我也高兴高兴啊。”王楠走到床边坐下,笑吟吟的看着张怡宁。

老张一听她楠姐发话,立刻一骨碌坐起来,紧紧抱住王楠,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她楠姐身上,一展相声演员的实力,绘声绘色的给楠姐讲述郭焱她们的“犯罪事实”。

王楠任由靠在自己身上的小孩在耳边舌灿莲花。事件经过让她觉得哭笑不得,一边对那群小屁孩竟敢深夜溜出宿舍偷看她俩睡觉感到无奈头疼(老张已经严刑逼供出了真相),一边又对自己家的小朋友这种幼稚的报复感到好笑。

张怡宁口若悬河的讲了半个小时终于向楠姐诉完了苦水儿:“楠姐,你说她们是不是闲的?”张怡宁向王楠抱怨着,依旧是挂在王楠身上,双手环着王楠的肩膀,整个人的重心全放在王楠身上。

“所以你就把所有人都打了个4:0?你看看小爱都哭成什么样了?”王楠宠溺的笑着,一手搂着自家小朋友的腰,另一只手揉了两下张怡宁的头毛,小孩的头发又细又软,发质好的不得了,摸起来特别的舒服。

“谁叫她们半夜不好好睡觉却来扒墙角的,活该!那个小哭包也是,跟郭跃她们在一起都学坏了!哪像我,哼~~”张怡宁一脸得意,仿佛在炫耀自己乖巧懂事,软软的京腔,尾音总带着一股子委屈劲儿,怎么听都听不厌。

“你呀,就是长不大!”摸着头毛的手不轻不重的在小朋友的脑门上弹了一下,王楠对小朋友的自卖自夸选择性忽略。

张怡宁配合的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揉了揉被弹的地方,不以为然:“长不大就长不大呗,有楠姐陪着,挺好的。”

“哎呦,还赖上我了哈?”

“恩!赖上了,赖一辈子,我就是那狗皮膏药,黏上了,让你想甩都甩不掉!”张怡宁光明正大的耍赖,整个一混不吝!在王楠面前,她不是什么老干部,也不是什么冷小丫,就是一个爱粘人的小屁孩。

“瞎贫,哪有说自己是狗皮膏药的?行了行了,赶紧去洗漱去,瞧这一天把你给能的,连着打了那么多场,得出多少汗?一身的味儿,难闻死了。快去洗洗干净,准备睡觉了。”王楠笑着把张怡宁从身上拽下来,一路推进浴室,又回去把换洗衣服和毛巾牙刷都拿了过去,把门一关,笑着摇了摇头,回房铺床去了。

等张怡宁洗漱完回到卧室的时候,王楠刚巧把床铺好,回身就看到了小朋友洗完澡出来,身上穿着明显大了一号的白T恤,领口太宽,张怡宁精致的锁骨调皮的露了出来,刚洗完澡的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下身一条运动短裤,两条白白的大长腿暴露在空气中引人注目,纤细的胳膊一只手都握不满,手上拿着白毛巾擦拭着那一脑袋呆毛。少年气十足,顾盼之间,天然的一股体态风流。

小朋友也有长大的一天啊,王楠暗叹,垂下眼睑,不敢再细看。

张怡宁可不知道她的楠姐这会在想什么,眼看王楠发呆,趁其不备,一个猛虎下山,扑上楠姐的床抱着被子打了个滚,幸亏这宿舍的床也不小,不然张怡宁非滚到地上不行。

“嗨嗨嗨,头发还没干呢,给我起来!就这么睡也不怕感冒?”王楠回过神来,揪着张怡宁的耳朵把人从被褥间薅出来,张怡宁不情不愿的起身:“怕啥?我头发这么短,一会儿就干了,睡觉吧,楠姐~~~我都困了。”

看着撒娇的小朋友,王楠直接无视——别人可能会为张怡宁这种样子感到惊讶、惊艳甚至惊奇,可一起生活了7年多的王楠却早就习以为常—她觉得她家小朋友一点也不是外间传闻的什么面瘫大魔王,分明就是一只死傲娇的笨猫!径直走向衣柜,从里面拿出了电吹风,又走回床边,把插头插上,扭头对小朋友说:“赶紧坐好,不准乱动!”

“哦······”撒娇无果,张怡宁只得认命,但是想到楠姐亲自帮自己吹头,倒也是心甘情愿的把支棱儿着头毛的脑袋伸了过去。王楠笑着帮张怡宁吹头发,老张也真就跟个小猫似的,任由楠姐施为,感受楠姐的手穿过自己的发端,温柔细腻的吹干每一缕秀发,张怡宁有点熏熏然。头顶的风戛然而止,张怡宁有点遗憾:要不再把头发留长一点?干的也太快了······

王楠帮张怡宁吹干头发,拍了拍张怡宁的头:“好了,睡觉吧!”

“呜~~”老张满足的往床上一倒,再向里面就势一滚,抱着被子,两只眼睛发着光,直愣愣的盯着王楠,那眼神分明在说:你呢?

王楠秒懂,笑道:“看什么看,光顾着帮你拾掇了,我自个还没弄呢!哎,我说老张,这昨天晚上都被看见了,你今天还不回自己的床上睡?保不齐郭跃,小爱她们今晚再来一次,你今天给小爱扯的谎可就要被戳穿了哈。”

“她们敢!今天还没被我虐够么?晚上要是还敢来,我明天不光让她们0:4,我还要给她们剃个大光头!”张怡宁梗着脖子,回答的霸气十足,随后话音一转,突然变了个脸,委委屈屈的看着王楠:“楠姐,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睡一起啦?”眼睛扑棱扑棱的眨着,就差挤出两滴眼泪来了。

王楠无语:“这都哪跟哪啊?我要是嫌弃你早嫌弃了,还能忍到今天?我啥脾气你不知道?天天脑子里就知道想点有的没的。我去洗澡了,赶紧躺好,把被子盖好了!”

“哎!”名叫张怡宁的猫科动物愉快的应了一声,往杯子里一钻,只露出个毛毛的小脑袋,嘴里还不断催促着:“楠姐,你快去洗澡啊,快着点,快点!”

王楠:……

洗漱完,又用吹风机把头发吹干,王楠这才慢慢的掀开被子往床上躺去。

刚一进被窝,就被一双手臂抱住,紧接着身上一重—一条大长腿压在了自己的身上:“我说老张,睡个觉你能不能老实点?”

“不能!”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复。

王楠扶额,认命了,手够到床头把灯一关,准备睡觉。

习惯性的用一只手圈过小朋友瘦削的肩膀轻拍着哄她入睡,脑子里想起了今天白天的时候,张怡宁在那一方小小的球台上睥睨天下的身影,瘦弱的小身板蕴含着无穷的力量,即使对面再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也难以让她倒下,反而是被她一浪胜过一浪的反击打垮。自己的小朋友真的长大了啊……王楠心里叹息:她是长大了,我呢?运动员的黄金时段快要过去,身上的伤病愈来愈不能忽视,或许……是时候功成身退了。王楠沉思,可怀里的人不安分,扭来扭去的,弄得她又没办法好好思考。

小朋友倒是没有完全欺骗福原爱,她确实有着失眠的老毛病,而且已经严重到了需要每天喝中药来安眠的地步,就这样还不够,非要自己哄着,她才能安稳的睡着。大抵都是因为太想超越自己了吧,每一次比赛,看着对面小朋友那熟悉的脸庞,王楠怎么会读不懂她眼里的渴望?她想超越她,想疯了!想得夜不能寐,辗转反侧,难以成眠,但那时候自己正值巅峰,哪那么容易超越?于是小朋友被逼的没办法,拼命训练,几近自虐。张怡宁对自己的狠王楠一一看在眼里,她仍然记得当自己看到张怡宁大腿上被她自己用餐刀扎出的淤青时那种吃惊、愤怒和心疼。她明白,她的小朋友真的是太想超越她了,何况这人还偏偏是个不疯魔不成活的性子,最初几年行事丝毫不顾及他人眼光,比赛场上气儿不顺的时候都敢撂拍子,踢球桌,消极比赛,这些年虽说收敛了一些,但终归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过是心智成熟了一点,更加内敛,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轻易外露。可这样,王楠更加心疼,她宁愿老张对她喊一喊,吵吵闹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表面上什么事都没有,还是成天介儿跟自己犯浑,外表不露声色,暗地里呢?这一切的因由,双方都心知肚明,却都不愿意第一个开口。

一个觉得说出口又能如何?自己难道要让?那只会雪上加霜,让小朋友觉得自己不够尊重她,都是心气儿高的人,怎会不懂?当年小朋友对自己胡来那会,自己也是气的多少天没和她说话,倒过来,同样如此。另一个则是觉得说出口来太没面子,结果搞得自己失眠成疾,伤心又伤身,何苦来哉?

唉······或许真的到了该退役的时候了。其实就凭小朋友现在的实力,早就可以称霸乒坛,自己就是横在她面前的唯一一道坎儿了,如果自己下去了,小朋友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吧?而且自己该拿的奖也都拿了,大满贯暂且不提,全满贯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现在要是真下去了,倒也无可厚非。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怀里这个不好好睡觉,在被子里乱拱的主儿了。

思绪万千,王楠已经开始幻想怀里的小家伙站在世界巅峰微笑,身披国旗,一统乒坛的飒爽英姿,一定好看极了!看看雅典的时候,无数的鲜花和掌声,国人的追捧,自己当时就那么远远的看着,看着小朋友登基加冕,天下无双。

王楠长出了一口气,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明显,眼中光芒炽烈,连皎洁的月光也盖不住。

“楠姐,怎么了?我压的你不舒服了?那我松点好了。”张怡宁闻着王楠沐浴过后身上香香的味道,在被子里蹭来蹭去,楠姐的身子软软的,抱着特别舒服,小郭跃说的其实一点不错,自己就是喜欢抱着楠姐,但是她也不能啥大实话都往外嘞吧!正惬意的时候忽听得头顶一声长长的叹气,张怡宁以为是她抱得太紧了,连忙出声询问,同时身体稍稍让开,腿也不敢继续搭在那人身上,乖乖的缩回来,但手还是没松开,依旧紧紧搂着。

“没事,你这小身板还能压着我呀?”王楠摸摸老张的头,安慰道。

“哦,那就好。”张怡宁一听这话,刚伸回去的腿又不自觉地搭上去了,“楠姐,那你是怎么了?有心事?”

“老张······”

“嗯?”

“等这次世乒赛打完,我就退役,好不好?”

怀里的人突然僵住,温暖的身子也渐渐开始变得冰凉,甚至连呼吸都停滞了。

明明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却显得那样漫长。

张怡宁终于有了反应:她猛地直起身子,双手撑在那人头两侧,俯视她。在清冷的月光下,看着那人的脸,四目相视,张怡宁分明从对方眼睛里读出了认真和坚决。

“你不想要我了?”张怡宁压着嗓子低吼,心里的愤怒像炙热的熔浆滚滚不息流淌到浑身上下,以至于纤细的身子不住地颤抖,因愤怒而引起的脸红也在这夜里散发着灼人的温度!

“老张,我只是觉得······”王楠感受到了小朋友的怒火,想解释。

“觉得什么?觉得终于受够了?想离开我?想摆脱我这个小屁孩?王楠,你有没有搞错!”

“我没有!”王楠委屈,她怎么会这么想!她明明全是为了她!她的苦心她怎么不懂?

“那为什么要退役!”张怡宁不明白,不明白她的楠姐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太可怕了!让她的神经一下子崩溃,大脑根本不受控制。她还没有堂堂正正地在比赛上打败她,她怎么敢?!

“老张,我累了······”

“你胡说!你才多大?你还在你的黄金期,你的时代也远远没有结束!起码我还没有打败过你!”

“打败我?老张,你我都知道,你早就打败我了,何苦再自欺欺人?”

“我不觉得这是自欺欺人!我还没有打败你,雅典那次根本就不算!那时候我在决赛遇到的不是你!就算拿了冠军又如何?对手不是你,这个冠军什么都不是!”张怡宁几乎要喊出来。

“老张!”王楠也生气了,气小朋友的蛮不讲理,气她不懂她的心,气她的······气她的舍不得!

“你说什么都没用,你要是敢退,我就跟你一起退!”

“你胡闹!”王楠也动了真怒,直起上半身,让撑在她身上的张怡宁被迫将身子后仰,双手向后支撑着,这样一来,两人的姿势就变成了王楠俯视张怡宁,二人的脸近的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炽热的鼻息,针锋相对!

暴君发起怒来,对面是魔王也不好使!“你又才多大?你连大满贯都没拿过,凭什么退役?”

“没有你,大满贯有什么意义?”张怡宁突然冷静下来,她有点明白了,可明白又怎样?她目光清澈,直视王楠,在那么近的距离下,一字一句,字句诛心!

“我······”王楠哽住,被这一句惊得不知所措,眼神变得躲闪,身子也软了下来,坐回床上,久久没有回应。张怡宁坐直了身子,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王楠,眼神清亮透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蕴含其中。

王楠受不了张怡宁这样的眼神,终是叹了口气:“老张,何必呢?咱们俩都明白,我不会一直陪着你,退役是迟早的事。”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楠姐,再陪陪我,再和我多打几次,好不好?你走了,还有谁能陪我?谁能和我打?这世上,就只有我们俩!只有我们俩能把乒乓球打到最极致最经典,七局十平,其他人谁都不行!”张怡宁身子倏而软了下来,把头靠在王楠颈间,深吸一口气,入鼻全是属于王楠的气息,让人安心。

王楠也泄了气,小朋友固执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可是退役的念头一兴起,一时间怎么压的下呢?

“老张,不要任性,你长大了,楠姐老了。这注定会是属于你的时代,我想看着你成为传奇。”她又开始抚摸她的头发了,和以前无数次一样,感受着她的青丝从自己手中滑落,感觉就像从自己心上滑落。

“楠姐,我长不大,我还是那个连家务都不会做,一任性就摔拍子,生气还会拿刀扎自己,只会打球的傻丫头,你不在,谁管我?我不想让你看着我成为传奇,我想让你和我一起成就传奇。”

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深夜里,万籁俱寂,宿舍里安静的让两人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是那么一致,那么合拍,两颗心就这样在夜空下越走越近。王楠依稀又想起那个因为教练突发奇想而做的脑电波测试,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真的有一个人能和她所想所感一模一样,几无二致,更何况教练呢?大家都觉得一定是仪器出了问题,可实际上那份表格半点也没造价,现在还在资料里存着,这些年来,一切的一切也证明着这份脑电波的真实——生活中的默契,双打时神奇的同步······那人的名字跳入脑海——张怡宁。

还是我输了!王楠叹息。她知道,如果她真的执着于退役,张怡宁绝对会实践她的诺言,跟她一起隐没与时代的洪流。可她怎么忍心?小朋友的时代还未到来就被她的自私一手终结。好!就让你楠姐再陪你痛快淋漓的打上几次,不让你心里留下遗憾,也让我再多给你上几次课,拼了这残躯不要又如何!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这寂静终被打破。

“老张,我真是败给你了······”王楠无奈的摇头,用下巴蹭了蹭肩膀上毛茸茸的小脑袋,温柔的东北腔甜到了人心里,沁的人美美的。

“那是楠姐你疼我嘛。”张怡宁靠在王楠的肩窝,唇边溢出一缕微笑,逐渐放大。心中雀跃,她知道,这一战,她完胜!

“得了便宜还卖乖!”手指头戳了戳小朋友的额头,恨铁不成钢。你别说,真退役了,这人二愣子似的个性她还真不放心!

“嘿嘿~~~楠姐,我给你说,我都想好了,真的。就咱们俩这水平,打到08年那是妥妥的!到时候,在咱们家门口儿咱俩再真刀真枪的打上它一场,七局十平,不管谁赢都无所谓!然后呢,咱俩就可以一起功成身退了,你要是想当教练我就陪着你一起,要是不想当教练,咱俩就去上学去,我想去学英语,去外国学!等我学会了,就找老李好好显摆显摆,看她还敢不敢到处说我的糗事,那个pardon她都说烂了!”张怡宁又像树袋熊一样,整个人挂在王楠身上,抱着她的楠姐,开始幻想只属于她们两个人的未来。

王楠啼笑皆非,实在听不下去了:“08年?你想累死你楠姐啊?到时候我都30了,你还忍心让我和你打满七局?你不怕我直接在赛场上累昏过去吗?而且08年你才多大?怎么就想退役了,离你退役早着呢!我告诉你哈,别一天到晚就想着退役退役的,大满贯都没拿,好意思么?让李指知道了,一脚就踹你身上了!”

“切~~~我才不怕李指呢!再说了,不就是大满贯么,你等着,今年我就拿给你看!”

“呦,又开始了哈!今年世乒我可还在呢!想拿大满贯?先过我这关!”本来打算退役也是这届世乒赛以后的事,拿大满贯得先问问她!这小家伙一高兴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过就过!这次一定打得过你了!”

“打不过怎么办?”王楠笑着逗她。

“打不过?那就打到打得过为止!”张怡宁才不吃逗呢,只犯浑,这辈子认定了的,绝不更改!王楠,你是我一生的朋友,敌人,亲人,或者,爱人······


你是我宿世种下的花

即将在尘埃里盛大绽放

开在我今生必经的路上

                                  ——扎西拉姆·多多

                                      《王与曼陀罗》                              

 

翌日清晨

张怡宁坐在椅子上,王楠站在她对面,大眼瞪小眼,俩人中间隔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碗中药还冒着热气,中药旁边是一颗大白兔······

“老张,喝药!”你赶紧的吧,再墨迹一会儿迟到啦!

“苦,不喝!”我不!我昨儿睡得挺好的,为啥喝药!

“那不是有糖吗?”你这人怎么跟个猫似的,也太傲娇了吧!

“那也苦!”我愿意,你管我!

“你喝不喝?”嘿!跟我搁着尥蹶子呢是吧!

“不喝!”怎么着?不行啊?

“我一会儿就去找李指,写退役申请!”行啊,你再尥一个我看看!

“哎!别介呀!我喝,我喝还不行么!”楠姐,我错了······

王楠笑意盈盈地看着小朋友苦大仇深的端起药丸一口气喝下去,苦的眉头紧皱,手忙脚乱的把糖放进嘴里,然后对着她直跳脚。

总算扳回一局!


评论(10)
热度(33)

© 临江少年游 | Powered by LOFTER